孕前检查项目

文章来源:互联网   发布时间:2018-07-31
摘要:我在媒体行当里混了十来年,勉强够得上资深二字。儿子9岁,小名拉拉,是一枚活跃外向的男娃。我当人家妈妈的生涯仅仅比职业生涯短了那么两三年,但是,“资深妈妈”的光环却离我越来越远。

  我在媒体行当里混了十来年,勉强够得上资深二字。

  儿子9岁,小名拉拉,是一枚活跃外向的男娃。

  我当人家妈妈的生涯仅仅比职业生涯短了那么两三年,但是,“资深妈妈”的光环却离我越来越远。

  我家的常规状态是:儿子傻乐傻乐,妈妈焦头烂额。

  拉拉最近迷上了飞镖,就是夜色撩人的酒吧里,帅哥在妹子面前耍酷时玩的那种。

  他自玩自嗨地练了两天。

  然后,悲剧发生了。

  他找我PK,潇洒地一扔,基本八环、九环。

  反观我,出手基本靠感觉,得分基本靠运气。

  玩几局,我输几局。

  他不屑:“妈妈,你怎么这么rua(弱字读成rua音,据说是现在小学生的流行语)?!”

  一副“我吃定你了”的架势。

  这不是我第一次被他碾压。

  去年全家自驾游,看完古香古色的景州塔,意犹未尽,顺手搜了一下,导航提示附近有周亚夫墓。

  我:“周亚夫是个什么鬼?他的墓有啥可看的?不去!”

  拉拉:“周亚夫是西汉大将,平定了七国之乱。妈妈,你不要那么rua,OK?”

  我:“我rua?我好歹也是堂堂上知天文、下晓地理、学贯古今的文科硕士,我只是一下子没想起来,好的伐?”

  拉拉:“妈妈,你不要学苗阜,知道就是知道,不知道就是不知道。”(苗阜是他心中的大神,这梗以后有机会再表。)

  那个上午,我默默跟在他们后面,眼前是墓地上摇曳的青草,耳旁是他跟爸爸高谈阔论周亚夫和大汉王朝。

  我真是心酸!牙酸!腮帮子酸!

  拉拉后来神补一刀:你咋不全身都酸呢!

  还有惨痛的围棋。

  拉拉开始学棋时,我洋洋得意地跟着学这个术语、那个吃子,老师布置的作业,在我眼里,那简直就是小菜一碟。

  我很享受他不会做题时求助我的眼神。

  然而,不到半年,我就听不懂了!真的是——完全听不懂!

  世界上怎么会有围棋这种虐杀脑细胞到极致的变态游戏存在!!!

  什么中国流,什么大雪崩,什么三连星,什么妖刀,围棋,你咋还不上天?

  重点是,居然有一群人,天天被虐杀脑细胞还这么享受!

  重点的重点是,这群人不满足于自虐,他还要来虐你!

  重点的重点的重点是,我家恰好有这样一个棋童,当他笑嘻嘻地说:“妈妈,咱们待会儿下一盘”,脸上露出明晃晃的要来虐我的表情时,我还不能拒绝!

  若要继续举我被碾压的例子,十八杯Costa大号香草拿铁喝完,估计也说不完。

  好像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,拉拉就像坐上了《星球大战》里的“千年隼号”,开启光速成长模式。

  刚出生的他,只要小鼻子嗅到妈妈的味道,就满足地睡着。

  1岁的他,只要看到前面的妈妈张开手臂做出拥抱状,就晃悠悠晃悠悠扑过去。

  3岁的他,只要妈妈用充满魔力的声音读绘本,就安静地坐在妈妈旁边听。

  5岁的他,只要妈妈喊一嗓子,他就屁颠屁颠跟在妈妈身后学做饭、学种菜、学天文地理唐诗宋词。

  9岁的他,piu的一下,不再为妈妈马首是瞻了。

  再piu的一下,跟我玩了个身份交换。

  他,从一个单纯认为“妈妈说什么就是什么”、“妈妈好棒啊”、“妈妈好厉害啊”的萌娃,变成了时不时蹦出“妈妈你好rua啊”这样“大逆不道之言”的熊孩子。

  而我,曾经德智体美劳样样俱佳的全能妈妈,现在“沦落”到时不时被碾压成渣渣。

  说实话,这种变化出现时,我真的不适应。

  孩子成长了,我应该狠狠地高兴才对,为什么却夹杂几丝失落几丝酸涩?

  我们这代人,小时候接受的是正统权威主义教育,但是成人后又颇受了西方教育观念的冲击。于是,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,总感觉自己是一个精分患者。

  在被拉拉碾压这件事儿上,精分一号和精分二号准时出现了。

  精分一号:家长是孩子的天!

  精分二号:孩子的天,是他自己,不是你。

  精分一号:怎么能让熊孩子骑在头上作威作福?

  精分二号:这不叫作威作福,说明孩子长大了。而且,不管是你的真的不如他,还是假的示弱,这是培养他的兴趣和自信心的好方法。

  精分一号:那我的自尊心往哪儿搁?

  精分二号:你的自尊心跟他有几毛钱关系?你的重点难道不应该是他的成长吗?

  精分一号:他现在那么多事情比我牛,我就是失落!

  精分二号:那你希望他只活在你的框架里,你会什么,他就会什么,你不会什么,他也不能会?

  精分一号:我不是那个意思嘛,他愿意学新知识,有好奇心,我很开心的。

  精分二号:那你到底几个意思?

  精分一号:#¥%……

  精分二号:调整心态,赶紧的!

  精分一号和精分二号天人交战后,我重新读了龙应台的《目送》。

  “所谓的父女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,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:不必追。”

  读到这段话的时候,我的心剧烈地颤动了一下。

  哪怕我再不愿意承认,我被儿子碾压的这个事实,说明目送已经开始了。

  有点伤感。

  现在,当拉拉摆好棋盘,双眼blingbling地放着光看着我,当他坏笑着说“咱俩下一盘吧”,当他摆明了就是从“rua爆了”的妈妈身上寻找赢棋的快乐感时,我能做的,就是乖乖坐下来,当一名认真安静的“被虐者”。

  我想,再过许多年,我连“被碾压”的资格可能也会失去。

  养育孩子,不是为了让孩子走进我的世界,而是让他走向自己的世界。

感到陌生,世界避孕日的旨在于提高年青人的避孕意识,促进年青人对自己的性行为与生殖健康做出负责任的选择,提高安全避孕率,改善生殖健康教育水平
  • 李俊秀

    李俊秀,主任医师,毕业于河北省医科大...

    咨询预约

  • 张雪莲

    北京妇产医院,计划生育科、妇科主任医...

    咨询预约

  • 王淑丽

    毕业于河北医科大学临床医疗本科,在三...

    咨询预约

  • 李爱明

    毕业于河南医科大学妇产专业,在三甲医...

    咨询预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