孕前检查项目

文章来源:互联网   发布时间:2018-07-31
摘要:我的父母,我极其肯定他们爱我,重视我,但是他们也和那个年代出生的大多数人一样,并不懂得如何去爱,常常伤害了我而不自知。我的成长过程挺糟糕的,回忆起来不开心的时候比开心的时候多得多。但也许大多数80后的

  我的父母,我极其肯定他们爱我,重视我,但是他们也和那个年代出生的大多数人一样,并不懂得如何去爱,常常伤害了我而不自知。

  我的成长过程挺糟糕的,回忆起来不开心的时候比开心的时候多得多。但也许大多数80后的小时候和我差不多,我们心里隐藏的伤,从不轻易给人展示。

  如果要说最难过的几件事,大概是”两个耳光+哭到昏天暗地的一天“。

  两个耳光,一个来自爸爸,一个来自妈妈;一次四岁,一次十岁。

  四岁那次,是傍晚一家人和爸爸的同事们一块儿散步,一行十几个人,孩子在打闹,大人在聊天。一个阿姨笑着问我:你最喜欢吃什么啊?我天真地回答:最喜欢吃药啊。

  “啪!”一声,一个响亮的耳光,来自我的爸爸。

  看着他阴沉的脸,我害怕委屈极了,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会挨打?

  问我的阿姨赶紧说:这孩子,哪有说爱吃药的,赶紧说爱吃肉啊。

  四岁的我隐约明白,我说错了话,让爸爸觉得丢脸了。但是这么多人看着我挨打,还有我的小伙伴,我也觉得丢脸死了。

  我的想法特别简单:大人不是最发愁孩子生病不愿意吃药嘛,我说最喜欢吃药,他们一定会觉得我特别乖特别懂事。

  我看着回忆里那个含着眼泪都不敢大声哭出来的小女孩,真想穿越回去抱抱她。

  第二个耳光是十岁那次,我跟妈妈还有她的同事一块儿出去旅行。

  景点有个水池,水池上有一条窄窄的小道,走上去很危险,但是很多人都去走了,我就跟了上去。当然,这是我一个人的探险,没有向妈妈请示。

  探险完毕,我才得意了不到一分钟。

  啪!我妈妈一个耳光甩到我脸上,紧接着是铺天盖地的责骂。

  我看到很多人在看我,我听到有人在劝阻。而那一刻,我只希望自己立刻消失,永远永远不要再回到那个时刻那个地点!

  现在的我35岁了,距离这两个耳光也有十几二十年了。但是不能想,一想起来,脸上还是火辣辣的,还是会立刻被那种羞耻感包围!

  直到现在,除了三五至交好友,我总是避免跟人有更多的交往。是的,我不敢表达真实的自我,永远字斟句酌地说话。我一直在怕,怕说错一句话,怕做错一件事,别人会在心里鄙夷,嘲笑,打出那看不见的一耳光。

  这两个耳光,我也许永远都没办法原谅,它们成为我身体里的两根刺,轻轻一碰就会痛。

  为人母后,上天赐给我一个淘气的儿子,每当被气得暴跳如雷,忍不住想给他一巴掌的时候,总会有一个声音问我:你真的想让你的孩子再次经历你当年的感受吗?

  是的,这是最幸运的地方,我所经历的痛让我觉知,要如何去呵护一个孩子脆弱的自尊心,让我知道来自父母的接纳和肯定对一个孩子有多重要!

  更大的不安全感,来自我父母永无休止的争吵和每几个月一次的大打出手。我12岁之前的生活,就是在他们的吵架打架-冷战-和好的循环中度过。

  终于,在我12岁的某一天,我的爸爸来到我的房间,告诉我,他和我妈决定离婚了。

  没有更多的话,他说完就去上班去了。

  我立刻趴在床上开始嚎哭。这时我的妈妈走过来,站在门口,看我哭了几分钟,说:这有什么好哭的。

  说完她也走了。

  留下我,在那个下午,哭掉了这辈子一半的眼泪。

  当时,我的父母之中哪怕有一个人,愿意过来抱着我,给我一点安慰也好呢。

  那天之后,我就没有在任何人面前,为我父母离婚这件事哭过。在我爸爸给我看离婚协议书的时候,我其实特别不耐烦,家都没了,一些财产分割什么意义呢。

  那天以后,我一直重复做一个梦,梦里总回到那个家。有时是没有灯,很黑,不敢进去;有时是没有钥匙,就只好坐在门口等;有时是推门进去没有人,邻居来说你爸妈有事回不来;有时我就是坐在书桌旁,一直等。而每一次,我都没有等到过!

  我知道是从那天开始,心里有个东西没了。有了孩子之后,那个东西才又慢慢长回来,才没有再做那个梦。

  所以恋爱这条路,我走得特别辛苦。我第一根本不知道要去爱谁,第二不知道该如何去爱。

  大学毕业后有段日子,我过得非常混乱。硬要谈一场没有将来的恋爱,搞得自己每天痛哭,身体随之变得极差,整夜失眠,也无心工作。

  那段时间把自己的不幸福全部归咎于父母。好像生活过得越差,就越能报复他们给我的痛!

  我曾经跟我的妈妈吵架,说:你从来没有关心体贴过我!没有喊出来的那一句是:我怎么知道怎么去关心体贴别人啊!

  最终,我还是结了婚生了小孩。即使到今天,我还是觉得这一切完全不可思议。

  当然,这段婚姻并不完美。我也曾一度觉得和老公再也无法生活下去了,一定要离婚。

  直到有一天,我惊觉我们的争吵和冷战,多么像当年我的父母。

  而我曾在心里发誓一定一定不要让我的婚姻像我父母的一样。为何越抗拒,越深陷!难道这是逃不掉的家族诅咒吗?

  有了孩子之后,我体会到为人父母的心,开始反思,也开始谅解。

  我没有要跟那个不幸福的,总是对人生悲观抱怨的自己说再见,我只是想拥抱她,跟她说这不是她的错,也不是任何人的错。

  我的父母,均来自不幸福的家庭。我的外公,不是一位慈爱的父亲;我的奶奶,更不是一位慈爱的母亲。我的父母,一定也想幸福,一定也想去爱人和被爱,只是他们不懂得!

  他们已经用尽他们的全力来爱我了。当我生病时,用身体为我挡住寒风的妈妈;当我迷路时,终于找到我对我说“不要怕,爸爸在!”的爸爸。还有很多这样微小的时刻,让我相信,他们一定是爱我的。

  我小时候的家,虽然充满了战争与冷漠,但也曾有让我觉得非常温馨的时刻。

  那是一个傍晚,同院儿的阿姨送我回家,正好看到我爸妈在灯光下,一边打牌一边谈笑。阿姨笑说:哟,你们在打夫妻牌啊!那一刻,我心里无比踏实,甚至有点骄傲。我多喜欢看到感情融洽的他们。

  我跟老公吵架,孩子会在旁边睁大眼睛看着,但是不说话。我之后会问他,你是不是不喜欢看到爸爸妈妈吵架,他很严肃地摇摇头:不喜欢。这个时候我总是充满愧疚,抱着他说:对不起!但这不是你的错。

  前几天,我老公对孩子说:你看我能把妈妈抱起来转圈。于是他真的把我抱起来转了好几圈。孩子看得哈哈大笑,我们俩也一起大笑。我知道,他这个时刻的感受,一定和我那个傍晚的感受一样!

  这几年陆陆续续读了很多书,知道原生家庭不太幸福的孩子,追求幸福的路的确会走得比较难。

  没有尝过糖的孩子,怎么知道甜是什么滋味呢?

  有一次,和妹妹还有妹夫吃完饭,老公感叹,妹夫对妹妹真好。我不禁说,那你为啥不能跟他一样。他说:那怎么一样呢,他小时候家里肯定特别疼他,我小时候是被我妈打大的。

  给我的孩子一个牢不可破的家,一个学着如何真正去爱的妈妈,也许是我能给出的最好的礼物了。

  我想要让你从小就吃到很多糖,以后再把这份甜给你的妻子和孩子。

  这就是我对你,我的孩子,最大的期许!?

感到陌生,世界避孕日的旨在于提高年青人的避孕意识,促进年青人对自己的性行为与生殖健康做出负责任的选择,提高安全避孕率,改善生殖健康教育水平
  • 李俊秀

    李俊秀,主任医师,毕业于河北省医科大...

    咨询预约

  • 张雪莲

    北京妇产医院,计划生育科、妇科主任医...

    咨询预约

  • 王淑丽

    毕业于河北医科大学临床医疗本科,在三...

    咨询预约

  • 李爱明

    毕业于河南医科大学妇产专业,在三甲医...

    咨询预约